您好,欢迎光临湛江市消费者网、湛江市消费维权网!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消费广角 > 家居·装修 > 聚焦 > 消费热议 > 正文 >

湖北荆门消委被指为垄断企业说话!走近这些泥浆中的身影,可否触动你我内心的坚硬?

2018-08-07 11:25:39   点击:   来源:荆门消费网微信公众号 2018-08-01

湖北荆门,晚上八时,华灯初上,人来人往。

斯时斯地,你可能和很多人一样,找个酒馆,寻个虾城,与亲友家人,一边吹空调,一边吃虾喝啤酒。

此时,热浪未散,路面还在发烫,他们开始出工。

一顶安全帽,一套工服、一双雨鞋、一双手套,还有管钳、铁锤、钢钎、工具包,是他们的标配。

他们是荆门市供水总公司的抢修工。

七月下旬,抢修现场一个接一个。

21日,水产路香樟园小区前管道爆裂。

26日,抢修泉水大道管道。

27日,抢修荆山大道管道。

28日,中天街管道被渣土车碾坏,长宁大道与泉口路交汇处管道爆裂。

最热那天,总经理带着所有班子成员,辗转六个抢修工地。不在现场,就在路上。

一入伏,日供水量会飚升到18万方。他们身上的每一根神经立刻紧绷,只有身处抢修现场,才稍感踏实。

三水厂提升泵突发故障,时值正午。现场环境温度高度摄氏70度,不说干活,站在旁边看一会,直喊受不了。抢修工连续作业四个小时,汗水如雨水般直流,衣服湿了干,干了湿。

一瓶矿泉水,一饮而尽,一口喝干。但只隔一会,嗓子又在冒烟,光想喝水。干脆换用大号的可乐瓶子装水,一天六七瓶,二十多斤。他们自嘲:搞喝水比赛,绝对是冠军!

更多的抢修在夜晚进行。是不是夜晚凉快?

不是,是为了降低停水对居民的影响。他们睡个觉,醒来就可以用水!

指令一到,哪怕大雨倾盆,哪怕寒风彻骨,哪怕半夜三更,哪怕正吃团年饭,哪怕家里有人躺在医院,哪怕儿子正在高考的考场,他们必须到达现场,撬路面,抽积水,挖淤泥,钻铁管,焊漏点……

井盖揭开,黑洞洞的,他们得钻、得爬、得探摸,哪怕里面有苍蝇、蜘蛛、蝙蝠、脚蛇。

他们对工作环境不能有任何选择,不能有丝毫犹豫,再闷热、再阴森、再狭窄、再恶臭、再危险……,哪里有漏点,哪里就有他们拼尽全力、弓腰作业、汗透胸背、满身泥土的身影。

每次停水抢修,都预告通水时间。时间一到,必须通水。

一次次预告,是一道道死命令。他们不敢休息,休息一分钟,通水就推迟一分钟。

在这座城市,常年与时间赛跑的,一是街上抢客急驰的出租车司机,二是供水的抢修工。两者的共性在于争分夺秒。

地面下陷、主管破裂、阀门失灵、入户管线漏水……现场情况不可预知,但必须在最短时间作出研判,马上开挖施工。

他们几乎没有自已支配的时间,正常作习打乱,昼夜颠倒,晚上吃中饭,夜里吃晚饭。抢修结束,天色微亮。

每天起得最早的,是开早点的老板。可知道,供水人往往通宵未眠。

滚烫的钢管,通红的脸,豆大的汗珠,湿透的工服,晒得脱皮的膀子……在记者眼里,这是特写。对他们来说,这是常态。

他们的手,粗硬,布满老茧和水泡,还有割伤、擦伤、砸伤、烫伤……写满故事。他们的脚,泡在泥浆里。因为随时穿脱不方便,他们已经习惯不穿袜子。

大热的天,为什么不穿短袖?

这是工作要求。再闷再热,也得严严实实地穿好厚厚的工服,安全第一。

但是到了数九寒冬,该脱还得脱,该下水还得下水。今年初持续冰冻,一万多只水表破裂,一万多处报漏。求助电话一夜激增,所有的声音愤怒而急迫:我们要用水!

当时,14个班组、100多名抢修工迎着寒冷的风,拎着冰冷的工具,急速驶向求救地点。碎玻璃划破手指,破损的水表喷出水流,无遮无挡喷到脸上身上,工服结冰冻成硬块。棉衣粗粗笨笨,袖子挽不起来,脱掉只穿单衣,双手插入扎骨的冷水拆装阀门。

市民大妈看到他们手上一道道裂开的血口,眼泪刷地流下。

也有市民把碗盆敲得当当直响,声声逼问——

为什么来得这么迟?到底什么时候通水?

这些抗议的市民不知道,抢修工的家里也不通水。

一切解释都没有用。他们的回答只能是——尽快!我们尽快!!

只有快快地通水,才能熨平这个城市的焦渴与等待。天灾不是他们的责任。但他们是供水的人,市民家里停水,就是他们的责任。

他们必须24小时待命。接到突发爆管的告急,20分钟到达现场。他们和110民警差不多,一有情况,吃饭得放下,上厕所得立马提上裤子。小修不过夜,大修连续干。

420公里的供水线,必须不分昼夜查看每个枢纽部位、每个阀门节点、每个螺丝和缝隙,听水声、掀井盖、关阀门、测流量……一天下来,脚杆打闪。

风雨交加,电闪雷鸣,他们必须淌着齐腰深的水去关掉或打开水泵,哪怕风再大、雨再猛,哪怕急流汹涌、暗流狰狞,哪怕有触电的危险,哪怕有被瞬间裹卷的难测。

他们和用户一样,最怕停水。一停水,他们比用户更着急。他们说,我们不怕苦,不怕累,不怕危险,就怕市民家里断水。

很多市民问,为什么会有停水?

停水,是城市之困。大上海、大武汉,从省会到市州首府,从一线城市到五线城市,都停水。

停水,有很多原因。城市扩张太快,用户陡增,负荷加大,还有管网老化、突然停电、城区改造、野蛮施工、地势沉降、管线热胀冷缩、重载车辆碾扎路面对水管挤压,都有可能导致爆管,中断供水。

水往低处流,从高低起伏的地面送进千家万户,需要压力。特别是用水高峰,管网会因为承受不住巨大压力而突破承载极限,安全风险极大。用水人不知不觉,供水人提心吊胆。

为什么不加大投入、改造管网、提升保供能力?交的那么多水费哪去了?

——很多人已不记得,距现在最近一次调整居民生活水价是七年前,每方1.62元。居民生活用水不赚钱,还贴钱。偌大的供水总公司,仅靠有限的工业用水取得微利、填补亏损,维持庞大地下管网的运行。

——很多人不了解,每一方水都有不小的成本。不但有制水、送水成本,还有资源成本。先从漳河买水,再经过混凝、沉淀、过滤、消毒……然后,以强大的动能向城内长距离压送,通过再加压,从动脉注进毛细管,泽润全城。途中漏损是不小成本。

——很多人不知道,水费里有一项,叫污水处理费。还有一项,叫生活垃圾处理费。这两项都由供水总公司与水费捆绑按月代收,往往占你每月交给供水公司的一半。但这两笔钱,供水总公司得不到,划进了财政专户,用于其他民生项目。

供水属劳动密集型企业,但483名干部职工,没有一名闲人,没有一个闲岗。为全城60万人供水,平均每人负责一万多人用水,人人是“万户侯”。

他们中,有如年复一年坚守在水源地的看水员,有风里雨里、每天都在通过“散步”排查管道隐患的巡防员,有无数次下井、定期对阀门添加润滑油的保养员,有猴着腰揭开一只只表盖抄读、惯看眼色的抄表员,有日夜守在调度监控中心、一个电话铃声一个压力数字的细微浮动都会让他们心跳的值班员,有实验室里时刻监测水质、对每一滴水安全负有绝对终极责任的化验员……

他们的待遇不高,分摊到天计算,可能低于农民工。

看这些图,你是否可以少骂他们?即使你还要骂他们,他们绝不理会和在意。因为他们没有时间,他们匆忙而默默地收拾工具赶紧撤离,下一个抢修现场正等着他们。

他们刚刚取得“全国文明单位”这个级别很高的名号。但或许他们更看重的是用户评价。

所以——

能否放下你的尊贵,给他们一点赞许的目光?

能否放下你的偏见,给他们一回感激的微笑?

能否放下你的不屑,给他们一次真诚的认可?

连日,荆门市消费者委员会秘书长薛旭东和市民代表观察供水抢修现场,写上述文字。编发之前,记者与他对话。

记者:你在供水抢修现场一言不发,内心肯定受到触动。

薛:面对这些场景,我想人们只有两种反应,要么被深深触动,要么保持冷漠。我对这个企业的一线员工肃然起敬。

记者:你上周为供电说了话,是不是又要为供水说话?

薛:这两年说了他们一些难听的话,应该还账。坏话要说,该说的好话也要说,而且要理直气壮地说。也建议你把这些场景报道出去。其实,市民对供水、供电虽有一些不满意的地方,但对他们做得好的地方还是有数的。最好的例证是,今年初的公用企业满意度调查排名,供水、供电并列第一。

记者:他们是垄断企业。

薛:垄断往往让人联想到企业暴利和员工高薪。你也看到了供水的作业场面,还忍心给他们贴上垄断的标签?其实,供水、供电、供气、供热,都是公用企业。公用企业的特征不是垄断,而是担当篼底。任何事情从两面分析,他们确实带有垄断性、唯一性,市民对他们的商品和服务没有选择。但另一方面,他们对自己的服务对象也不能选择。他们对市场有独占优势,但更有服务全城全民的必担责任,这种责任不可拒绝、不可终止、不可中断。要说垄断,这是法律对他们的垄断,是消费者对经营者的反向垄断。

记者:这个场面对你触动最深的是什么?

薛:他们是公有制企业在编在册的正式人员,某种程度上,他们也是公职人员。公职人员在夜里或在烈日下还在干活的,我们这个城市恐怕不多。很多公职人员选择在盛夏公休,而他们不能有这种选择,越是高温越要在高温中作业,他们干的是农民工们才干的苦活、脏活、力气活、危险活。荆门城区眼下一个劳力的日工资可以达到200元,而抢修工人劳累一天,可能还达不到这个收入。他们不分白天黑夜地在泥浆里干这么累、这么苦的活,一次次地将供水线从异常边缘拉回安全正道。我这两天看了他们的抢修工地,个个全身湿透,路过的人很少看他们一眼。他们是普通工人,又是我们这个城市一天也不能缺少的地下工兵。他们为千家万户输送生命之水,应该让每个用水人知道这种从不间断的超常劳作,唤起全城居民对供水工人的敬重。吃水不忘挖井人,今天我们应该说--吃水不忘供水人。

记者:你到消委后,多次批评垄断行业。

薛:垄断的原意是独占,就是一个市场只有一个经营者。国家有一个《反垄断法》,它的立法本意,是反垄断行为,而不是反垄断企业。垄断企业是一个客观的存在,如果国家不允许它的存在,为什么不把它们统统地干掉?是不是市场越放开、政府越不管,对消费者就越有利,值得讨论。举一个荆门的例子。前些年,市殡仪馆让一个企业去经营,怨声不绝于耳。现在荆门的殡葬收归民政局直属的事业单位经营,一理顺,骂声一下子少了。实践证明一些行业无序地实行市场化,是错误的、失败的。市场真的就能搞定一切?不是所有的行业都可以放开,特别是像供水这样的民生领域,具有受益的非排他性,可能还是政府拿在手里好些。必要的垄断可以避免市场失灵失控带来的城市危机和社会恐慌。

记者:政府应该不能直接地从事经营活动。

薛:但是,向社会公众提供公共产品、公共服务、公共关怀,是政府的基本职能。

记者:最近发现,你确实说了一些公用企业的不少好话,为何有这么大的转变?消委一贯的立场有变?

薛:消费者委员会是永远的消费者立场,不会变、不能变。但这并不意味着消委对所有的经营者、在所有的时候采取批评、排斥、打压的姿态,而应该理性客观、一分为二、实事求是。经营者要照顾消费者的感受与体验,消费者也要理解经营者的难处与苦衷。消费者与经营者时常处于对立、对峙、对抗状态,我们消委作为居间的调停者、调解者、调和者,最愿意看到的不是针尖对麦芒,不是水火不相容,不是互相指责攻诘,而是经营者与消费者的平和相处、良性互动、共存共荣。

记者:尽管供水、供电、供气作了很大的付出,但还有骂声。

薛:有骂声不怕,怕的是对骂声的麻木不仁。对公众的埋怨,第一耳朵尖一点,听真切。第二耳朵硬一点,不计较。但又不要把这些埋怨当耳旁风,它可能是一种民情反映,可能是一种民意表达,可能是一个人、一个企业、一个部门、一个单位甚至一级政府改进不足、补齐短板、提升公信的切入点。这是气度。荆门供水人一定会有这种气度。什么气度?两千多年前老子已经说过--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。

荆门市供水总公司服务热线:2304699

 

荆门市消费者委员会办公地址:市工商局办公楼415、416、417室(荆门市深圳大道东11号 市检察院西侧)

受理电话:6081083 6081036 13908690677 13451161999

QQ信箱:1505860252

 

相关文章
X